相关文章

民国时期中山桥第一次大修

1908年兰州黄河铁桥施工现场,图中右下侧用于浇注桥墩的铁船(即沉箱),图中的浮桥即镇远桥

  1931年,中山桥已建成22年,由于风水撼动,大车碾轧,部分螺丝开始松动,桥面板损坏,为保证其正常使用,于当年1月10日至3月20日,历时70天,进行了第一次大修。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,中山桥作为西北抗日运输线上的咽喉桥梁,交通运输十分繁忙,汽车、大车、驮队等如流水般通过,特别是铁轮大车的碾轧,很快使桥面出现深槽。每当重车通过,桥梁就会出现较大震动,特别是日本飞机来袭时,桥上车马杂沓,人流拥挤,桥梁震动更大。

  为保障战时交通和行车、行人安全,甘肃省政府决定对中山桥进行加固维修。为摸清桥梁损坏情况、震动的原因,提出较为合理的维修方案,甘肃省政府请求国民党政府交通部派员,会同省建设厅对中山桥进行详细检查。交通部专家于1940年3月初到达兰州后,即与省建设厅有关人员赴桥上检查。

  检察人员从五个方面检查了中山桥。(一)桥墩、桥座。检查时兰州气候还十分寒冷,河水结冰很厚,因而对水下部分未能探试,只对水上部分进行了详细观察。(二)桁梁部分。由于桁梁全部油漆,为避免造成锈蚀,对桁梁油漆未全部铲除,主要从外表上检查,并通过试车进行查看,以及试验桁梁松动情形、弯曲程度,并在支架连接处将所有铆钉一一试验,查看有无松动。(三)丈量尺寸,估算荷载。由于中山桥没有留下设计图纸,从计算荷载和加固设计考虑,应当对各部尺寸详细丈量,但因其中一些部件孔隙过小,未能直接细量,所以所量尺寸不十分准确。(四)详细查看了桥面布置和损坏情形 .(五)检查桁梁支点滚筒,但因缺乏检查工具,未能详细检查。

  检查的结果是:桥座、桥墩、翼墙除北桥座东边翼墙上部有裂缝外,并无其他损坏。桁梁部分有32根拉杆松动,有1986枚铆钉有不同程度的松动;支座滚筒活动欠佳;桥面布置的纵梁约有1/4损坏,桥板有1/2损坏,桥面全部损坏。根据桁梁损坏的情况,照现有桥体自身载重估计,其活动载重很小,而在空袭或集合的时候,民众拥挤在桥面上,活动载重猛烈增加,危险性就会增大。如果将桁梁拉杆铆钉修整,估计活动载重可达10吨。

  根据上述检查结果,检查人员提出五条整修意见和办法:(一)拆除加固重砌翼墙损坏部分。(二)对桥梁支座滚筒进行除污加油,使其活动灵便减消桁梁及桥墩因钢梁伸缩所受的力量。(三)拉杆。拉杆一旦松动,即不能与其他部分同时受力,对桁梁的载重影响很大,应当更换。但由于当时拉杆材料十分缺乏,运输又十分困难,时间和材料均不容许按设计尽善尽美地修整,所以打算将有螺丝的拉杆上的螺丝上紧,无螺栓的拉杆之间用铁块及硬木撑紧,使松动的拉杆成弧形,缩短后内外拉杆同时受力,可减少震动。(四)铆钉。桁梁铆钉在每一连接处都有定数,如果一个松动,就不能与其他铆钉同时受力,也就减低了桁梁的承受重量能力,因此所有松动的铆钉要全部铲去重铆。(五)桥面布置。原有桥面过重,致使活动载重减少甚多,必须将桥面布置另行设计,尽量减少自身载重以求增加活动载重。原则上似以纵梁上仅用三英寸左右厚一层横板为好,但实际上似有改用二层桥板的必要。因为中山桥是西北交通的要道,运输十分繁忙,汽车、大车特别多。尤其是铁轮大车,如果仅铺一层桥板,势必需要经常更换,难免有碍行车,改铺两层桥板虽然所需木材增加,但可以尽量用拆下来的尚可使用的旧木料凑合使用。

  检查人员建议:桥梁拉杆的整修实际上是一种治标的办法,修理时其拉紧的程度未必能达到理论上的需要,两端连接处的洞眼四周,也不可能与轴全部达到理论上的紧贴,所以安全载重应适当减低。检查人员认为:维修后,中山桥的载重应减至六吨,行驶六吨以上十吨以下的车队时,应减速并限定在同一桥孔只单独一辆行驶。另外,对于空袭集合或其他原因民众拥塞桥面的现象也应当予以限制。

  桥梁整修后,仍需经常保养和检查,普通一年中至少检查一次或两次。如遇轰炸或其他特别情形不在此例,需随时检修,否则桁梁一经松动或变形而影响载重,会出现更大危险。在检修时,要特别注意:桁梁支点外滚筒须能活动旋转,其旋转方向应当为平行桥梁的纵轴,受到重力的杆件,应当平直无弯曲现象;拉杆应当没有裂痕及松动情形;横梁全部没有裂纹,并在两端接头处也无裂缝及松动情形;铆钉在每一接头处均铆紧无松动;桥墩、桥座、翼墙应无裂缝、移动和下沉现象;桁梁在车辆行驶时应当无弯曲、震动声过度和扭整等情形;木料应当没有腐蚀及折裂情形;桁梁应当油漆完好。

  检查结果及修理意见提交省建设厅并面呈省政府主席朱绍良同意,着手维修。

  1940年4月,维修工程由鸿记建筑公司承包施工,同年7月竣工。预算公款67335.11元,其中交通部西北运输管理局补助33648元,第八战区司令部由甘新公路工程费下拨款13648元,其余由甘肃省财政开支。实用公款62887元,结余的4448.11元经兰州市区建设委员会申请批准,由该会工程处购置木材及铁钉,以备抢修时需用。

  1941年6月22日,中山桥交由交通部西北公路管理处兰州公务所管理。11月,由兰州市警察局第六分局负责,拆除桥两端牌楼,以利汽车通行。

  1942年1月8日,兰州市警察局就修理中山桥并规定通车办法呈文市政府。呈文说:“窃查职局属黄河铁桥,年久未全部修理,经载重汽车及大车日夜通行,以致桥底螺丝渐松,兼之桥板多被碾断,形成破裂,刻下每遇汽车或大车鱼贯通行,即摇撼震动,殊有发生危险之虞。职局为防患未然计,请予转呈上峰,积极派员查勘,并予设法修理,并限制巨型载重汽车成列通过,以利交通而维公安。”呈文还说:“因防空关系,奉防空司令部规定,黄河铁桥每日上午8时至下午4时,铁轮大车不准通行,致使铁桥早晚异常拥挤,其中有些军用车辆因时间紧急,不听岗警指挥,从容过渡,致使黄河铁桥的震动程度日益加剧,有不能支持的现象。要求有关部门迅速加以修复,并规定通车办法,通知有关运输部门严加遵守,以免发生交通安全事故。”

  同年4月21日,市政府批复说:“民国二十九年(1940年)的大修是由鸿记建筑公司承包的,桥面松木板尚在包修期内,可与鸿记建筑公司联系,由其无偿补修。整个小修原由交通部西北公路管理处负责,可与该管理处、48师、汽车兵团等联系办理。损坏的桥板已经抽换完毕,其余方面正在分别筹备办理。至于限制通车办法,以呈请第八战区司令长官命令守桥军警执行。”

  1943年4月,甘肃省政府主席谷正伦呈文中央政府,请拨款改善陇南道路和修理中山桥。4月17日,中央政府将抄件、原件附图及预算转交交通部办理。交通部即于当日致电军事委员会:兰州黄河铁桥为甘新、甘宁交通枢纽,现因年久失修,状极危险,兹为保险起见,拟在桥面加盖钢板四轨,使车辆经过时减少震荡作用。经饬管理该桥之西北公路工程处拟定计划,共需款一千八百万元,恳乞府赐照拨,令速修办。次年4月1日至5月9日,将腐朽的梁木、桥面板及人行道板等择要予以抽换,并将桁架全部重新油漆,但计划加铺的4轨铁板未能加铺,而改为在桥面板上铺15厘米厚碎石路面。

  这次维修仍然是一种治标的办法,未能从根本上解决大车碾压,特别是铁轮大车碾压造成桥面损坏的问题。此后,由于行车载重增加,桥面很快损坏。1943年12月28日晚8时许,私营大业公司货运汽车运送汽油,行至中山桥北段时突然起火,桥北端第一孔第一档的大部、正桥纵梁5根、人行道纵梁、桥面板、人行道板等被烧毁。火灾后,中山桥于次年4月10日至5月上旬得以修复。

  1946年,兰州市政府致函交通部公路总局第七区公路局,要求重新铺筑桥面,添换梁木。同年8月23日,交通部公路总局第七区公路局复函称:“黄河铁桥桥面确实亟需修整,但因工程款无着落,所以暂拟更换一部分木梁及桥面板,将碎石路面仍改为木板,并在磨蚀面上铺一层柏油(沥青)。另外,在桥面上钉制铁槽,作为大车行车道,以免碾坏其他桥面。只是这种施工方法仍然难以耐久。最好的方法是将节点栓钉焊固,木梁改为钢制工字梁,桥面则改铺为混凝土路面,这样,中山桥就可以负载较大的重量,寿命也能延长。但是这种施工办法需要的资金数量很大,如果地方政府能够筹集部分资金予以协助,事情就比较好办。”

  当时,抗日战争已经结束,兰州作为抗战大后方的地位基本不复存在,其交通枢纽的地位也大大下降,中山桥的作用也没有抗日战争时重要。国民政府对兰州的支持大为减少,兰州市政府财政拮据,无法筹集资金协助维修中山桥,故只好以前一种办法于1947年简单予以维修,以维持起码交通。

  至1949年初,中山桥在行车时震动加剧。2月10日,兰州市政府邀集有关机关派员会同实地视察,以明确了解中山桥现状。参加视察的有西北长官公署马建民、甘肃省建设厅吴惇、兰州市政府王仲义、交通部公路总局第七局周辑。

  视察后,中山桥的状况为:

  (一)重车过时桥身震动。视察人员认为,中山桥原为通行大车之用,桥面上铺有碎石,活重与净重的比率甚小,可想见当年并无可察觉的颤动。近年来,汽车载重迭有增加,为保证安全,只有降低净重,减薄路面,以通行较重的汽车。以现有路面的重量,据七局公路局测算,通行单行10吨的货车尚勉强可能达到安全,只是活重与静重的比率均大为增加,故动荡加剧,快车通行影响尤甚。这种动荡会减损桥梁的寿命。

  (二)沥青磨蚀面。沥青磨蚀面是1947年春维修时铺筑的,是用来替换原来的15厘米厚的碎石路面以减轻桥净重的。当时,玉门油田附产的沥青尚未能提炼合格,性能脆弱,无法使用;又因车辆管制困难,铁轮大车未能一一遵轨道行驶,以致路面被碾坏,坎坷不平。

  (三)桥面木纵梁和桥板间有腐朽,钢桁架油漆剥落很多,都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行车安全和桥梁寿命。

  他们建议:过桥时限制汽车总重量,最大10吨(包括车皮及载货),速度最快时每小时10公里,并且不准同时对头开车,每辆重车之间的距离,最少50米;禁止铁轮大车通行;翻修桥面磨蚀面;抽换腐朽纵梁和桥面板,油漆钢桁架。

  以上维修工程,按当时物价估算,计需工料费1750万元金元。

  视察人员将视察结果、建议及估算工价,以书面形式呈报市政府及西北军政长官公署。当时,解放战争已经取得决定性的胜利,全面解放西北的战斗即将打响,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已自顾不暇,无力顾及中山桥的维修,只是对交通管制方面的建议,命令有关部门实行,其余一律作罢。

  据《百年中山桥》